查看新闻-博天堂官网网站

2019-11-08

   朗盛今年是第九年,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迎来更快的发展,因为中国人有一个俗语,叫九九十成,第九个年头可能会更加好的发展。
   在当下经济形势和国际形势如此复杂的情况下,我还是想讲讲投资的初心是什么。从2018年到现在,大家会认为整个市场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,回调非常大,大家也不敢投。投资圈里头每一年最大的会议应该是巴菲特的年会,就是在讲价值投资。我们投资人希望能够通过价值投资获得穿越周期的收益。这也是为什么今年的年会主题我们定为“不忘初心 价值穿越周期”。
   讲到价值穿越周期的时候,我们必须要问自己一个问题,我们商业初心是什么?什么是商业?我认为商业就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所产生的交换,所有的商业其实是因为这样而开始的。最早的商业是以物易物,后来出现了货币,然后由于商业频繁的交换又出现了商业场所。所有这一切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所产生的,不同之处仅在于以前更多是物和物之间的交换,而现在很多是知识和知识的交换,甚至知识和资本之间的交换。
除了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,其实还有非常多的人在思考。创新两个维度,一个叫differ,一个叫better,differ不同,better更好。在这两个维度上有很多经典的案例。比如differ,有一个企业非常有名,叫柯达,发明了数字相机。2001年的时候,有一个人问我说,平凡你说世界上最大的照相机公司是谁?我说尼康,他说不对。我说可能是佳能,他说也不对。我说那到底是谁啊?他说诺基亚。今天诺基亚也不见了,变成了苹果。因为它用了一套不同的东西,就是智能平台,今天大家用到的智能手机替代了原来的产品。
   我们投资的时候,既考虑differ这个维度,也看better这个维度。巴菲特认为better更多的体现在成本。当然我们有很多时候是成本的体现,但是有的时候我们要增加成本,来追求完成的时间,在这个时候,成本就不是一个考量因素了。所以我更希望把better归纳为知识和效率。知识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商业不对称,其实效率也是一样的。而且更多的变革其实来自于效率的转变。这种转变也可能从知识开始,最后进入到效率,进而推动整个行业发生变化。我们看杰之能这个项目的时候,在看博奥晶典这个项目的时候,它们除了是一个工业企业的项目,或者一个医疗项目以外,他们在效率和知识方面积累了非常多的变革。
   所以在医疗投资里面我们有三句话。要投医疗,第一最好投资于me only的企业,即只有你,没有别人。这是典型的知识含量很高的领域。第二,me better。你行,我也行,但是我干得比你好。最怕的是投me too,因为投me too意味着你们可能要进行激烈的市场价格竞争。
   我们处于非常好的时代。朗盛投资有两条主线:一个是医疗,一个是数据。医疗和数据被认为有可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。而且,2014年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拐点。我们现在平均的劳动力人口年龄已经到了36岁,而印度只有23岁,这就是我们国家跟其他新兴国家的差别,我们的人口进入了老龄化的时代。当一个国家进入到老龄化时代,比若说日本,增长最快的行业是什么?工业基本上是下降的,消费基本上是持平的,只有医疗是呈上升的。在美国,即便在大萧条时期,医疗行业增长也是20%,这个行业是可以穿越周期的。2014年这一年我们赶上了非常重要的事件,中国从原来的仿制药转向创新。我们的医疗器械也是这样,从仿制国外的医疗器械开始创新。也是2014年我们投资了基金的第一个创新医疗项目,安翰的胶囊机器人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日本公司完全控制了这个市场。但是大部分人都逃避传统的胃镜检查,尤其是当医生告知你胃镜检查是一个门诊手术,无痛但是要打麻药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不做。曾经有一次我和十个人一起吃饭,我问大家谁做过胃镜检查,发现只有三个人做过,剩下的人都没有做过。而当我问他们要不要做胃镜检查时,只有一个人说还会再做一次,剩下的人都摇头。但是当我说,如果说做胃镜检查只需要吃下去一个胶囊,不用打麻药,20分钟就做完了,完全无痛,你要不要做时,马上就有2个没有做过的人说,帮我安排一下呗。大家谁都很关心自己的健康,但是如果检查的代价太大了,很多人就选择不做了。一个好的检查方法,可以让人降低对健康检查的心理抗拒,而提供更好的健康保障。
   另外,中国的互联网进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。这几年我到欧洲,特别强调一下欧洲是因为我们有来自欧洲的朋友们,说实话,他们在移动互联网这个环节上,远落后于中国。即便是美国,移动互联网和中国相比,在应用端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
   我记得还是在2013年左右的时候,我和杰之能董事长李铧探讨了数据从哪里来这个问题,结果是三个地方会产生数据:第一是人,第二是组织,第三是机器。而机器产生的数据和人是不同的,用人的思维思考机器肯定不对。那时我们收集到的基本上都是来自组织的数据。后来由于移动互联网我们收集了很多个人数据。这是为什么上一波增长里面移动互联网的企业涨得非常快,从手游到移动支付,表现都非常好。而现在,我们作为世界工厂,正在从自动化转向智能化,所以包括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在内的下一代技术都有成长的窗口。
   我们可能是活在最好的时代,可能会见证人的寿命的大幅增长。现在全亚洲最好的城市就是香港,人均寿命80多岁,未来可能上升到100岁。上海目前也是80岁,上海男性80.4岁,女性82岁。其实我们寿命提升主要并不是来自于大家想象的长寿村,而是来自于医疗技术的进步。
   中国正在穿越中等收入陷阱。很多国家在这个过程中倒下了,比如东南亚,也有很多国家穿越过了中等收入陷阱,比如美国,以及其他的一些欧洲国家。而所有穿越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都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,那就是对科技和创新的投资。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唯一的道路。
   投资一定首先要抓大势,医疗和数据一直是大家公认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表,所以朗盛一定会坚持医疗、数据双驱动。
   对于做投资的人来说,当你看到这些,你就会非常笃定。我是相信我看见的,而不是因为看见而相信。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朗盛的发展理念:用企业家精神,推动科技成为生产力。如果一个科学技术本身不能成为生产力,它对这个社会贡献是有限的。我们不希望好的科学技术停留在实验室里,我们希望在创新的同时能够想到未来的产业化,想到对社会的贡献。